北京本同律师事务所
北京本同律师事务所_本同_本同律师事务所_本同律师_北京本同 | Tel : 010-62260832 | E-mail:liuweina@bentongnet.com
关于本同 本同新闻 本同研究 专业领域 专业团队 本同数据库 联系我们
本同 > 本同数据库 > 个人隐私案件判例 > 上诉人朱皓、范丽春与被上诉人徐力平隐私权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朱皓、范丽春与被上诉人徐力平隐私权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朱皓、范丽春与被上诉人徐力平隐私权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2民终72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皓,男,1959年7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

上诉人(原审被告)范丽春,女,1963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慕时,上海市毅石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徐力平,男,1959年11月1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

上诉人朱皓、范丽春因隐私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6)沪0107民初72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朱皓、范丽春与徐力平系邻居关系,房屋分户门相对。2008年,徐力平诉至本院要求朱皓、范丽春拆除安装于公共过道顶部的黑色摄像头,即(2008)沪二中民一(民)初字第14号相邻关系纠纷一案。后朱皓、范丽春将原摄像头变更为白色监控摄像头,并变更了安装位置及对摄像头部分拍摄角度进行遮挡。2008年10月30日,徐力平书面确认同意摄像头安装效果及位置,并撤回起诉。现徐力平认为,朱皓、范丽春于公共部位安装监控设备,侵犯徐力平隐私,系侵权行为,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朱皓、范丽春:一、拆除安装于公共部位的监控设备;二、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000元、律师代理费人民币1,000元。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徐力平与朱皓、范丽春双方对各自分户门直接相对,朱皓、范丽春于公共走道顶部安装监控设备并无异议,双方争议焦点在于:朱皓、范丽春安装监控设备的事实是否侵犯徐力平隐私权。徐力平认为,朱皓、范丽春于公共部位顶部安装监控设备,对公共部位实施监控,对其造成极大精神压力,侵犯了其隐私权。隐私权应系个人享有的对自己的个人秘密和个人私生活进行支配并排除他人干涉的一种人格权。朱皓、范丽春于公共部位安装监控设备的行为在事实上形成对徐力平隐私权的威胁,无论其是否存在窥视他人隐私之主观故意,其行为仍构成隐私权侵权。朱皓、范丽春虽辩称,其得到徐力平确认后才于现有位置按现有方式安装监控设备,且其已对监控设备部分拍摄角度进行遮挡,仅能拍摄到朱皓、范丽春房门前部位,但双方于(2008)沪二中民一(民)初字第14号相邻关系纠纷一案中,并未对涉隐私权部分达成过一致意见,徐力平亦从未对其隐私权表示过放弃,而于公共部位安装监控设备即具有拍摄、记录的可能,易侵犯他人隐私权,故法院对朱皓、范丽春的辩称意见难以采信。对徐力平要求朱皓、范丽春拆除监控设别的主张,于法不悖,予以支持。而对于徐力平要求朱皓、范丽春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律师代理费之主张,徐力平对因朱皓、范丽春安装监控设备造成其精神损害且致严重后果并未提供证据,且聘请律师代理本案诉讼系自主选择行为,故徐力平要求朱皓、范丽春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律师代理费的诉请,缺乏法律依据,均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朱皓、范丽春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拆除其在上海市普陀区安远路XXX弄XXX号XXX室及1703室公共过道部位的监控摄像头;二、对徐力平的其余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朱皓、范丽春均不服,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其所安装的摄像头系在征得被上诉人同意且经法院主持调解的情况下安装,且该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只局限于其家门口,并未对被上诉人的隐私权构成侵害。上诉人请求本院撤销原审法院的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被上诉人徐力平辩称:其在前案考虑邻里关系而听从法院调解意见,故而同意安装摄像头,但现在考虑到上诉人该摄像头安装在公用部位,必定侵犯其隐私,虽然上诉人称监控范围仅局限于其家门口,但无法考证,且其安装的摄像头,亦被上诉人诉讼拆除。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并无依据,请求本院维持原判。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在与其对门的被上诉人之公用过道顶部安装摄像头,虽然上诉人认为该摄像头监控范围仅局限于其家门口,但监控范围的调整始终存在不确定性,故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安装该摄像头的行为已侵犯其隐私权而要求拆除,并无不妥,原审就此所作判决,本院予以认同。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前次诉讼中已允许其安装,所以双方已无争议,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在诉讼中,当事人为达成调解协议或者和解协议作出妥协而认可的事实,不得在后续的诉讼中作为对其不利的根据。被上诉人于前次诉讼虽有承诺,然现反悔,故本案仍应依法处理,上诉人该主张,本院难以采信。综上,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朱皓、范丽春共同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季磊

审判员 郑璐

代理审判员 汤佳岭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