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
北京本同律师事务所
您当前位置:本同 > 法律研究 >

震惊!11份罚单牵出内幕交易窝案!2人泄密9人交易,从发小、姐妹到主治医生,通通被罚…来看众生相

浏览次数:

建设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是资本市场生态环境建设的基石,而内幕交易的产生无疑是对监管规则的无视。
 
日前,上海证监局公布了11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勾勒出一场内幕交易的大案。虽然涉案人士交易金额数量不一,但交易标的均为同一只股票——易见股份,交易时间也相当接近。透视这场内幕交易来看,“不靠谱”的独董、“别有用心”的同事,都可能成为内幕信息的泄露者。
 
而在消息的传递上,同窗好友、姐妹姻亲、主治医师……各种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在内幕交易中纷纷亮相。在获取内幕消息后,他们抱着或试验或笃定的态度,兴匆匆冲入股市当中,最终全部被监管“一网打尽”。
 
今年9月,证监会就修订《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向市场征求意见,压实上市公司防控内幕交易的主体责任。今年以来,监管部门查获了多起内幕交易案件,但是利用并购重组、业绩大幅波动进行不公平交易仍较多发,避损型内幕交易案件同比增长。利用技术手段精准打击内幕交易,仍是监管重点。
 
监管罚单透露洽谈细节
 
一场夭折的增资案,牵出11份监管罚单,这或许是相关方洽谈合作时未能想到的。
 
2017年5月16日,刚刚更名不久的易见股份即推出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宣称接到大股东通知,拟引进战略投资者,有可能涉及控制权变更。而在此次的监管罚单中,透露出该次洽谈的更多细节。
 
当年4月14日,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世博旅游集团)财务部副部长唐某成,与易见股份时任独立董事胡钢一起吃饭,二人谈及世博旅游集团可以与易见股份的大股东九天控股进行股权方面合作。随后,4月24日,九天控股时任总经理冷天晴、胡钢等人与世博旅游集团时任总经理葛宝荣等人召开会议,商讨世博旅游集团增资入股九天控股事项,双方达成初步意向,决定继续推进合作。
 
4月24日至5月12日期间,世博旅游集团对九天控股的增资扩股事项持续推进,包括起草、签署框架协议初稿等。5月16日,易见股份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披露公司大股东九天控股正在筹划涉及易见股份的重大事件,可能涉及易见股份控制权变更。易见股份自5月16日起停牌。
 
半个月后,易见股份向市场宣布了这起重大事项的具体内容:世博旅游集团拟对控股股东九天控股进行增资,增资额预计40亿元。增资后,世博旅游集团持有九天控股40%股份,冷天辉持有九天控股30.62%股份,冷天晴持有九天控股29.38%股份。冷天辉和冷天晴同意通过协议安排和公司章程约定,保证世博旅游集团取得九天控股的实控权。世博旅游集团将间接持有易见股份37.17%股权,实控人将由冷天辉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在2017年6月12日复牌后,易见股份当日以13.37元/股高开,报收于12.98元/股,当日涨幅为6.78%。不过好景不长,这起增资事项最终未能成行,易见股份的股价也未有明显起色。
 
2017年10月12日晚间,易见股份公告称,世博旅游集团增资九天控股的事项,尚未获得世博旅游集团上级单位华侨城集团的审批通过,此次增资扩股事项终止,相应的要约收购事宜随之终止。
 
虽然增资折戟,但从饭后闲谈到正式洽谈,这起交易在资本市场上已有明确亮相。也正因为此,该增资扩股事项属于重大事件,构成《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而在个别参与方的“大嘴巴”之下,这则内幕信息也不胫而走,最终导致多起内幕交易的产生。
 
同学情谊泄露内幕信息
 
在以往的内幕交易案中,“同学圈”内不慎走漏风声的情况比比皆是。在该次案件中,易见股份时任独立董事胡钢虽然自身并未利用内幕,却因私下多方泄密,最终被监管处以8万元的处罚。
 
在易见股份停牌之前,2017年5月12日,在一次同学聚会的饭局上,胡钢向两名老同学透露了易见股份的利好消息。两人不仅自己自行买入,还接二连三地向自己的亲友“安利”易见股份这只股票,导致内幕消息的不断泄露,相关人士也均遭到监管的处罚。
 
具体来看:
 
——小初高同学艾英:
 
艾英与胡钢为小学、初中、高中同学,二人2017年时分别为班级在昆明同学会的会长、副会长,平时联系、聚会较多。内幕信息公开前,二人共同参加2017年5月12日的同学聚会,聚会上,胡某向艾英泄露了案涉内幕信息。艾英控制本人账户在2017年5月15日买入易见股份33800股,买入金额434902.00元;于2018年1月22日前全部卖出,获利496.97元。
 
上海证监局决定:没收艾英违法所得496.97元,并处以5万元的罚款。
 
——艾英之妹艾梅:
 
从胡某处获取内幕信息后的周末的一天,艾英借住在艾梅家里,当天艾梅及其夫李朝晖均在家。艾某、艾梅当天聊到炒股,谈到易见股份。2017年5月15日,艾梅控制本人账户于买入易见股份23000股,买入金额298305.00元;于2017年9月4日前全部卖出,获利6982.36元。
 
上海证监局决定:没收艾梅违法所得6982.36元,并处以3万元的罚款。
 
——艾英妹夫李朝晖:
 
2017年5月15日,李朝晖使用本人账户买入易见股份50500股,买入金额655282.00元;在2017年8月28日前全部卖出,获利12442.91元。
 
上海证监局决定:没收李朝晖违法所得12442.91元,并处以3万元的罚款。
 
——艾英弟媳肖江梅:
 
在艾英获取内幕信息后的周末,与肖江梅一起参加了家庭聚会。聚会上艾某提到了易见股份这只股票。2017年5月15日,肖江梅使用本人账户易见股份22000股,买入金额285210.50元,在复牌当日及次日即全部卖出,获利9177.22元。
 
上海证监局决定:没收肖江梅违法所得9177.22元,并处以3万元的罚款。
 
——初高中同学李明宏:
 
李明宏与胡钢是初中、高中同学,2017年二人经常通话、聚会,联系较多。2017年5月12日,二人共同参加同学聚会,胡钢向李明宏泄露了内幕信息。2017年5月15日,李明宏控制其父亲李某全的证券账户买入易见股份16400股,买入金额211702.00元;于2017年9月22日、25日全部卖出,该次交易实际亏损。
 
上海证监局决定:对李明宏处以4万元的罚款。
 
——李明宏同事方勇:
 
方勇与李明宏是同事,内幕信息公开前,方勇在办公室听到李明宏涉及交易易见股份的电话有关内容。方勇自认听到有关电话内容后,询问了李明宏易见股份的情况。2017年5月15日,方勇使用其妻账户买入易见股份21200股,买入金额274580.00元;并在2018年1月19日前全部卖出。经计算,获利43576.19元。
 
上海证监局决定:没收方勇违法所得43576.19元,并处以13万元的罚款。
 
除了此次饭局之外,胡钢也通过其他途径释放了内幕消息,例如,在前往医院探望住院的父亲之时,胡钢就与其父的主治医师俎云芬交流并建议她交易易见股份。2017年5月15日,俎云芬买入易见股份19200股,买入金额248272.00元,并在2017年6月12日(复牌日)、15日全部卖出,获利11838.06元。最终,上海证监局决定没收俎云芬违法所得11838.06元,并处以3万元的罚款。
 
通览下来,通过胡钢一人,即有7人开展了内幕交易。从获利情况上来看,由于出局时间不等,且易见股份的股价走势也较为平淡,相关内幕交易并未实现“一本万利”的效果,甚至有人出现亏损,可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偷窥文件泄露内幕消息
 
在内幕信息面前,“控制不住”的不止胡钢一人。对于另外三份罚单的信息泄露,情况颇为奇葩。
 
根据监管通报信息,在左某在开展增资扩股事项有关工作时,曾安排胡某苹承担文书传递等相关具体工作。期间,李联凤因业务关系前往胡某苹办公室,并在其办公桌上看到增资扩股事项有关文件,因而非法获取了内幕信息。同样,李联凤也将这一“好消息”分享给自己的“朋友圈”。
 
调查显示,李联凤与张谊相熟,二人见面较多。在李联凤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后,将有关信息告诉张谊。此外,张谊与左某同样为好友关系,二人于2017年5月数次进行通话联络。2017年5月12日,张谊使用他人账户大量买入易见股份,合计买入236100股,合计买入金额3006660.00元,后全部卖出。经计算,张谊合计获利126153.93元。
 
基于此,上海证监局最终对张谊采取“没一罚三”,没收违法所得126153.93元,并处以378461.79元的罚款。
 
李联凤的“朋友圈”自然不止张谊一人,据调查,在获取内幕信息后,李联凤在一起吃饭时也将消息分享给相熟的朋友张秋菊。2017年5月11日,张秋菊使用他人账户合计买入易见股份400000股,合计买入金额5059374.00元,并在2017年6月14前全部卖出,合计获利292756.90元。
 
同样,上海证监局对张秋菊也给出了“没一罚三”的惩处,合计罚没117.10万元。相比之下,李联凤的“通风报信”导致两位友人的收益更高,处罚金额也同样升级。虽然本人未实际进行操作,但因泄露内幕信息的行为,李联凤与胡钢一样被处罚8万元。
 
今年9月,证监会就修订《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向市场征求意见。从目标上来看,该制度的修订是为了推动上市公司建立健全内幕信息管理制度,增强上市公司及相关方防控内幕交易的意识,为防范和打击内幕交易行为提供制度保障。
 
不难发现,今年以来,证监会及各地证监局查获多起内幕交易案件,内幕交易案发数量呈下降趋势。但是利用并购重组、业绩大幅波动进行不公平交易仍较多发。利用技术手段精准打击内幕交易,仍是监管重点。在监管重锤之下,内幕交易终将无所遁形。
返回列表